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落魄书生周筱赟的博客

落魄即“豪迈,不拘束”之意,见《现代汉语词典》,商务印书馆2002年第839页

 
 
 

日志

 
 
关于我

周筱赟,男,广州媒体人,腾讯网2011年度深度记者、天涯社区2011年度爆料人、每日经济新闻2011年度致敬人物、2012年中山大学财新卓越记者。有线索可私信@落魄书生周筱赟,或电邮showing@sohu.com

文章分类
网易考拉推荐

周筱赟再揭红会丑闻:发言人王永冒充香港社团涉嫌空壳公司控制社监委   

2013-05-20 07:21:2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红会社监委黑幕(中篇)
周筱赟再揭红会丑闻:发言人王永冒充香港社团涉嫌空壳公司控制社监委


#周筱赟爆料绝对靠谱#
【周筱赟语录】文学即垃圾,文人即流氓。粪青则是更低级的流氓。我写的不是文学,我只陈述事实。陈述事实、揭露真相就是正能量!
努力了不一定能改变,但不努力就永远不会改变!
周筱赟曾揭露中石化天价酒事件、卢美美父女中非希望工程事件、重庆国际小姐选美黑幕、中华儿慈会48亿巨款神秘消失、江苏宿迁外籍人士当县长等,起诉铁道部拒绝公开12306订票网站招标详情获立案。
凡被周筱赟揭露者,要么认错、要么停工、要么巨亏、要么撤职、要么双规、要么判刑、要么解散(铁道部),一旦出手,从不失手,树立起了“周筱赟爆料绝对靠谱”的品牌。
本文仅代表我个人立场,与发布网站无关,与本人供职单位无关。

文/周筱赟

核心提示:

红会社会监督委员会发言人王永自称“品牌中国产业联盟”秘书长,品牌中国是学术性NGO。被我揭露并未在民政部登记后,改口称是香港注册的社团。但香港政府警务处向我确认“品牌中国产业联盟”并未在香港注册社团。根据本人调查,品牌中国是假冒香港社团,实为通过一家代理公司在香港注册的空壳公司。香港政府公司注册处年报显示:截至今年3月该公司注册资金仅1万港币。
品牌中国产业联盟曾授予三鹿、蒙牛公司“中国食品行业年度十佳品牌”。还曾授予广东中山市市长李启红“中国十大品牌市长”,结果授奖后不到半年,李启红就被双规,后因内幕交易、泄露内幕信息罪及受贿罪,被判处有期徒刑11年。
红会作为一家公益机构,到底出于什么目的和一个假冒的香港社团、实为香港空壳公司混在一起?背后到底有什么利益交换?

============================================

图1

周筱赟再揭红会丑闻:发言人王永冒充香港社团涉嫌空壳公司控制社监委 - 周筱赟 - 落魄书生周筱赟的博客

 

2013年5月13日上午,我公布了《红会公关部真相:只辟谣不监督的“社会监督委员会”黑幕大起底(上篇)》,揭露号称和红会无从属关系、独立第三方监督的红会社会监督委员会,实为红会养着的公关部,社监委的经费、场地、人员均由红会提供。5月15日上午,我公布了《红会社监委黑幕(中篇)社监委重查郭美美是和红会演双簧》,指出红会社监委从一成立,几乎全是在为红会辟谣、澄清、辩护、解释,就是红会的公关部。

红会社监委及其发言人王永对我做了回应。其中最滑稽的是,社监委称,按照社监委章程规定,红监会的办公条件和经费都应由红会提供,“但如果这就影响我们独立,也太小看我们了。”我只能说,红会社监委,你们真的太奇葩了!正如网友@沈勇平 说的:“虽然XX包养了我,但如果这就影响我和他谈恋爱,也太小看我们了。”唉,我真为你们的智商捉急啊!先把社监委说成是独立第三方,不拿红会一针一线,现在我拿出确凿证据后,只好承认拿了钱,但又一口咬定自己是“卖艺不卖身”的。


一,王永就是红会社监委的实际控制人

红会社监委的实际控制人和核心人物,就是其发言人王永。王永的长微博回应说我高估他的能力了,还说16名委员都非常独立,他控制不了社监委。可是王永却没有解释,王永为什么在管理@中国红十字会社会监督委员会 官方微博期间,未经其他委员讨论决定,就发布了大量为红会辟谣、澄清、辩护、解释的微博?这不就证明你是实际控制人吗?你这是监督红会,还是给红会做公关?

图2

周筱赟再揭红会丑闻:发言人王永冒充香港社团涉嫌空壳公司控制社监委 - 周筱赟 - 落魄书生周筱赟的博客

 

5月14日《新京报》采访的一名社监委委员表示,王永未经其他委员同意,擅自在官方微博发布消息。这就证明了我的判断,这就是王永在绑架其他委员控制社监委。其实,社监委自成立以来,其他委员大多自身工作很忙没有管事,大家看到的都是王永在折腾,管理社监委官微、召开新闻发布会为红会辟谣都是他。我在社监委的内线告诉我,其他很多委员对于王永擅自发布消息很反感。

当然,红会社会监督委员会的实际控制人是红会,因为社监委的经费、场地、人员均由红会提供。除了红会这个大老板,社监委的控制人就是王永了。

有人和我叫板,说这是国际管理,请会计师事务所审计账目,也是由被监督方提供经费的。说出这样的话的人,真是缺乏常识!会计师事务所的审计费确实由被监督方提供,但前提是:会计师事务所是独立法人!他既可以去审计A机构的账目,也可以去审计B机构的账目。如果他参与伪造账目导致社会美誉度下降,以后就没有机构找这家会计师事务所审计了。而红会社监委根本不是独立法人,它的确切定位,是红会下设一个内部的部门。又有人和我叫板,说上市公司的监事会也是上市公司提供经费、场地、人员。这就更是无知了!监事会是上市公司的内部机构,在股东大会领导下,对董事会和总经理行使监督权。但是,红会副会长赵白鸽和社监委发言人王永在被我揭露之前,却一直在强调社监委和红会没有从属关系,社监委经费自筹。请问监事会和上市公司没有从属关系吗?监事会经费是自筹的吗?

王永的身份,在红会公布的社监委名单中被介绍为“品牌中国产业联盟”秘书长。其实红会社监委的成立,源于红会秘书长@王汝鹏 想模仿中国红十字基金会的社会监督委员会。王汝鹏一直的思路是想要重塑红会的品牌形象,而王永又是“品牌中国产业联盟”秘书长,王汝鹏认为他在品牌维护和危机公关方面很有经验,所以就把他拉来搞社监委。然后又拉了一些人,但大多没有参与社监委的具体辟谣工作,社监委的具体工作都是王永在实际控制。

而另一位社监委委员@社科院杨团 曾经多次提出经费独立才能保证独立监督,为保障社监委的独立性,不用红会一文钱,成员经公开透明程序遴选,但这些提议,红会完全当她放屁了。

而王永实际控制社监委,他的目的是傍上红会,给他的“品牌中国”找到一个官方背景。我在《上篇》曾曝光早在2007年6月13日,王永就和红会合作搞商业活动。为此红会专门下发红头文件,红会成为“中国品牌节”相关活动的支持单位和主办单位,副会长郭长江出任“中国品牌节”组委会主席团成员。“中国品牌节”作为商业活动,嘉宾席位3800元/席、贵宾席位38000元/席、顶级贵宾席位88000元/席,交钱后可以提供和领导人面对面交流、进餐、合影的机会。

对此王永回应说是和红会合作搞了慈善活动,募集的款物都捐赠给了红会。那请问王永能公布一下清单吗?你作为红会的合作方,不会没有清单吧?你拿出清单,我好到红会去查查有没有到账哦,可是你敢吗?


二,王永的品牌中国产业联盟根本不是香港注册的社团

我在《上篇》中揭露,“品牌中国产业联盟”自称是“中国第一个致力于推进‘中国产业品牌化,品牌中国产业化’的活动性、学术性的NGO组织”,2005年在北京开了成立大会,但经我查询,根本没有在民政部注册,属于非法组织。品牌中国实际上是一家商业公司,全称是“品牌联盟(北京)咨询有限公司”,注册地是北京市海淀区工商局,法人代表是王永,成立于2002年,注册资本100万元。

王永对此在微博发表声明回应说:“品牌中国产业联盟是在香港特别行政区依法注册的社团。品牌联盟(北京)咨询有限公司是其独家授权执行机构,类似做法非常普遍,在法律上并无不妥。”之所以去香港注册,是因为在内地不能注册带有“中国”字样的机构。

我今天这篇文章的重点,就是要揭穿王永这个谎言!我觉得王永真的是一个大忽悠,瞎话简直不需要经过大脑,张口就来,一点不会觉得脸红,说得振振有词,还写成长微博,经过大量媒体报道,他想赖都赖不掉了。难道他从来没想过,真的会有人去香港查询他到底有没有在香港注册社团吗?

感谢一位我不能透露名字的热心人士帮助,我的调查结果是:王永的“品牌中国产业联盟”根本没有在香港注册过社团!而是在香港以一万港币注册的一家涉嫌空壳公司、皮包公司!

图1

周筱赟再揭红会丑闻:发言人王永冒充香港社团涉嫌空壳公司控制社监委 - 周筱赟 - 落魄书生周筱赟的博客

 

香港的社团管理,和大陆不同,香港的社团注册,是由香港政府警务处管理的。香港的社团注册,分为两种:申请社团注册和申请豁免社团注册,“但不论是社团注册或豁免社团注册,申请程序、须要递交的文件以至法律的约束均完全一样。”

我向香港政府警务处发去邮件询问,第二天就收到警务处处长邓晼之的答复。顺便说一句,从此事可见香港作为法制社会,政府部门的效率非常高。警务处向我确认:“‘品牌中国产业联盟’并没有在警察牌照课注册或获豁免注册的名单内。”香港警务处的咨询电话是00852-28603572,李宝仪女士。

另外,警务处又称“警察牌照课的社团事务处备有名册记录所有已注册社团或获豁免注册社团的名称及地址”,也就是说,只要是香港的社团,不管哪种情况,都应该出现在他们的名单中。

但事实就是,王永白纸黑字宣称在香港政府注册为社团的品牌中国产业联盟,根本就不存在!请问王永再怎么继续编瞎话圆谎呢?

根据我的进一步调查,香港不存在“品牌中国产业联盟”社团,存在的是王永在香港以一万港币注册的一家“品牌联盟投资控股集团有限公司”。

香港的公司注册,是由香港政府公司注册处管理。根据我在香港政府公司注册处获得的资料,在香港有两家以“品牌中国”开头的公司,但均不是王永注册。王永注册的是一家私人公司“品牌联盟投资控股集团有限公司”(公司编号0839015)。这家公司是2007年12月由一家名为“楚星国际集团有限公司”更名而来。最新年报显示,截至2013年3月18日,该公司注册金额仅为一万港币,王永持有其中8000港币,陈梅爱持有另外2000港币。没有任何资料显示该公司在香港开展过业务活动,涉嫌空壳公司、皮包公司。

图3

周筱赟再揭红会丑闻:发言人王永冒充香港社团涉嫌空壳公司控制社监委 - 周筱赟 - 落魄书生周筱赟的博客

 
图4

周筱赟再揭红会丑闻:发言人王永冒充香港社团涉嫌空壳公司控制社监委 - 周筱赟 - 落魄书生周筱赟的博客

 
图5

周筱赟再揭红会丑闻:发言人王永冒充香港社团涉嫌空壳公司控制社监委 - 周筱赟 - 落魄书生周筱赟的博客

 
图6

周筱赟再揭红会丑闻:发言人王永冒充香港社团涉嫌空壳公司控制社监委 - 周筱赟 - 落魄书生周筱赟的博客

 
图7

 
周筱赟再揭红会丑闻:发言人王永冒充香港社团涉嫌空壳公司控制社监委 - 周筱赟 - 落魄书生周筱赟的博客

 

该公司是通过一家“诺信商务顾问有限公司”注册的,后者是一家专门办理注册香港公司业务的秘书公司,注册资金10万,注册地上海。

图8

周筱赟再揭红会丑闻:发言人王永冒充香港社团涉嫌空壳公司控制社监委 - 周筱赟 - 落魄书生周筱赟的博客

 

综上所述,王永所宣称在香港注册的社团“品牌中国产业联盟”根本不存在,他在香港只注册了一家涉嫌空壳公司“品牌联盟投资控股集团有限公司”,并在北京海淀区工商局注册了一家名称类似的“品牌联盟(北京)咨询有限公司”。北京这家公司,才是他在大陆开展“中国品牌节”等各类收钱评奖的商业活动的法人主体。

王永曾辩解说大陆的法规对于香港社团在大陆开展活动是否到民政部登记没有硬性规定,现在既然他根本没在香港注册社团,这个理由根本不需要我去反驳了。王永以根本不存在的所谓社团在大陆开展活动,并收取大量费用,这就涉嫌诈骗。


三,红会为何要和假冒香港社团混在一起

王永的赚钱术,就是拉一帮退休老领导、名人开颁奖大会,搞“中国品牌节”,评选诸如“品牌中国年度人物”、“品牌中国华谱奖”之类卖牌子、卖证书。类似以前被媒体揭露的“共和国脊梁奖”。王永的中国品牌节,曾授予三鹿、蒙牛这些臭名昭著的公司“中国食品行业年度十佳品牌”,还曾授予广东中山市市长李启红“中国十大品牌市长”,结果授奖后不到半年,李启红就被双规,后因内幕交易、泄露内幕信息罪及受贿罪,被判处有期徒刑11年。

图9

周筱赟再揭红会丑闻:发言人王永冒充香港社团涉嫌空壳公司控制社监委 - 周筱赟 - 落魄书生周筱赟的博客

 
图10

 
周筱赟再揭红会丑闻:发言人王永冒充香港社团涉嫌空壳公司控制社监委 - 周筱赟 - 落魄书生周筱赟的博客

 

王永在担任红会社监委发言人后,他用品牌中国产业联盟的名义,实际上是以他的私人公司授予赵白鸽“十大品牌女性”。连公益大佬徐永光都站出来批评这会让监督不公正。我又发现,2012年王永正在香港理工大学管理学院就读,却用同样的名义授予该院院长徐林倩丽品牌女性。这难道不是利益交换?连最最基本的回避原则都不懂吗?王永对媒体却解释说他只是评委之一,并不能左右最终的评选结果。王永你自己家开的私人公司,你不能决定,还能谁来决定?今年赵白鸽获得“十大品牌女性”,赵白鸽当然不用付钱,据@五岳散人 揭露,另有女企业主赞助38万后获此头衔,王永却称获奖和赞助无关。你会相信吗?

我的问题是:红会作为一家公益机构,到底出于什么目的和一个假冒的香港社团、实为香港空壳公司混在一起?背后到底有什么利益交换?

感谢红会社监委的内线和王永公司的内线提供的资料。

另有揭露红会社监委的猛料《下篇》,即将推出,敬请垂注@落魄书生周筱赟,天涯ID:周筱赟

2013年5月20日

  评论这张
 
阅读(19125)| 评论(9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