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落魄书生周筱赟的博客

落魄即“豪迈,不拘束”之意,见《现代汉语词典》,商务印书馆2002年第839页

 
 
 

日志

 
 
关于我

周筱赟,男,广州媒体人,腾讯网2011年度深度记者、天涯社区2011年度爆料人、每日经济新闻2011年度致敬人物、2012年中山大学财新卓越记者。有线索可私信@落魄书生周筱赟,或电邮showing@sohu.com

文章分类
网易考拉推荐

红会社监委黑幕(中篇)社监委重查郭美美是和红会演双簧   

2013-05-15 06:17:1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红会社监委黑幕(中篇)
社监委重查郭美美是和红会演双簧

#周筱赟爆料绝对靠谱#
【周筱赟语录】文学即垃圾,文人即流氓。粪青则是更低级的流氓。我写的不是文学,我只陈述事实。陈述事实、揭露真相就是正能量!
努力了不一定能改变,但不努力就永远不会改变!
周筱赟曾揭露中石化天价酒事件、卢美美父女中非希望工程事件、重庆国际小姐选美黑幕、中华儿慈会48亿巨款神秘消失、江苏宿迁外籍人士当县长等,起诉铁道部拒绝公开12306订票网站招标详情获立案。
凡被周筱赟揭露者,要么认错、要么停工、要么巨亏、要么撤职、要么双规、要么判刑、要么解散(铁道部),一旦出手,从不失手,树立起了“周筱赟爆料绝对靠谱”的品牌。
本文仅代表我个人立场,与发布网站无关,与本人供职单位无关。

文/周筱赟

核心提示:

红会社监委作为红会出经费、场地、人员的红会内设机构,提出重查郭美美事件一开始就是和红会演双簧,为红会洗白,重查是为帮红会重塑形象。因为调查前已有结论"郭美美事件中红会没蛀虫"。没想到红会@王汝鹏 强烈反对。既然金主反对,于是官微从"社监委内部达成共识,红会愿意配合"改口为委员个人建议了

===============================================


我在5月13日上午公布《红会公关部真相:只辟谣不监督的“社会监督委员会”黑幕大起底(上篇)》,几个小时后我收到小秘书私信,新浪微博的三条相关微博都被加密,有网友告知在他那里却是显示“此微博已被原作者删除”。

红会社会监督委员会及其发言人王永对我做了回应。但他的回应,非常苍白无力,都是我早料到且在《上篇》中驳斥过了。我昨天发布了一系列微博,对他做了驳斥。其中最滑稽的是,是《新京报》2013年5月14日报道:社监委秘书长黄伟民称,按照社监委章程规定,红监会的办公条件和经费都应由红会提供,“但如果这就影响我们独立,也太小看我们了。”

此前不论是红会常务副会长赵白鸽,还是社监委发言人王永,都宣称社监委和红会没有从属关系,经费自筹,被我揭露后,终于承认经费、办公场地、工作人员都是红会的,却说:虽然经费由红会提供,但如果这就影响我们独立,也太小看我们了。这是怎样神奇的逻辑啊!

图1

红会社监委黑幕(中篇)社监委重查郭美美是和红会演双簧 - 周筱赟 - 落魄书生周筱赟的博客

 

网友真是有才:

@沈勇平: 社监委的办公条件和经费都应由红会提供,“但如果这就影响我们独立,也太小看我们了。” ——真为你们的智商捉急 @王永 PS:虽然XX包养了我,“但如果这就影响我谈恋爱,也太小看了。”
@秦国昕:看了这神回应,我彻底OrZ 底线全无,脸皮巨厚,红监会意思是“我们按照规定收了嫖客的钱并跟嫖客回了家,我们依然是卖艺不卖身的良家妇女。如果凭据这些就认定招嫖成功,你们就太小看我们这些青楼女子了”
@庄绅晨:记者:“您好我是东吴白虎台记者,现在的事实是汉室完全由曹公供养着,请问这是否会影响汉室政治决策的独立?”汉室新闻发言人:“目前汉室的办公条件和经费都由曹公提供,但如果这就影响我们独立,也太小看我们了。”
@水陆橘洲:太监说:没错,我们食用的是朝廷的俸禄,但如果这就影响我们独立,也太小看我们了。

一,重查郭美美事件是社监委和红会演的双簧

王永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辩解说:“我若是红会公关,为何提议重查郭美美?”其实,红会社监委和王永在“重查郭美美事件”中的表现,恰恰证明社监委只是红会的公关部,他们两家就是穿一条裤子,宣称要重查郭美美事件就是在演双簧。

2013年4月24日上午9:27,@中国红十字会社会监督委员会 官微发布工作动态,宣布“社监委内部已对重查郭美美案达成初步共识,中国红十字总会也表示愿意配合这次调查。”

到了中午12:45,官微突然改口说“#致谢与声明#昨天下午,社监委委员@刘姝威 黄伟民 @王永 建议重新调查郭美美事件的消息得到广泛关注,不少媒体和网友也希望参加,特此致谢。按照社监委章程,该提议须由半数以上委员通过方能启动,进一步的消息将随时发布。”

请注意:王永作为红会社监会官微管理者,先以社监会名义说“达成共识”、红会“也愿意配合”,然后又以社监会名义说仅仅是个人意见,还没表决通过。

图2

红会社监委黑幕(中篇)社监委重查郭美美是和红会演双簧 - 周筱赟 - 落魄书生周筱赟的博客

 

我随即发布微博:

既然还没有经过半数以上委员投票通过,为什么就通过官微说要调查郭美美?红会出尔反尔,是啥意思?这个官微到底是真的是代表社会监督委员会,还是有某一个人在控制?@中国红十字会社会监督委员会 自成立以来,除了帮红会澄清以外,做过什么监督红会的行动吗?红会那么多废话干吗,敢让老百姓随便查账吗

红会秘书长@王汝鹏 在2013年4月26日的表态让一切都明白了,他在微博说:

图3

红会社监委黑幕(中篇)社监委重查郭美美是和红会演双簧 - 周筱赟 - 落魄书生周筱赟的博客

 

我澄清下,红会没有任何人说要重查GMM,社会监督委目前也没有开会作出决定要重查GMM。真实情况是监督委王永、刘姝威两位委员的个人提议。一些媒体记者见风就是雨,报道成了红会决定要重查GMM事件。这样的乌龙新闻真是让人哭笑不得。
(1170)| 转发(30508)| 收藏| 评论(21029)
2013年4月26日 18:06

过程很清楚了:一开始就是红监会发言人王永打算帮红会洗白,于是提出要重查郭美美事件。为什么王永认为重查郭美美事件能帮红会洗白呢?因为在重查之前,结论已经定好了,即“郭美美炫富和红十字会没关系”。在调查之前,王永就说“郭美美事件中没有蛀虫”(参见@徐达内 《媒体札记:红会公信力》2013年4月25日)。还没调查,结论就已经出来了,这样的调查除了帮红会洗白外,有什么意义呢?

然后,王永根本未经社监委其他委员讨论,就通过他一个人实际控制的红会社监委官微,绑架了其他委员,以社监委官方名义发布了消息。

结果没想到,红会认为根本没必要重新调查,@王汝鹏 提出强烈反对。既然红会社监委的经费、办公场地、工作人员都是红会的,老板不同意重新调查,于是王永马上改口,就缩回去了。


二,社监委就是红会公关部

王永说他是对红会监督最厉害的人,对红会批评太多(《法制晚报》2013年5月13日)。可是,王永能否列出他对红会的批评以及处理结果呢?大家去查看一下@中国红十字会社会监督委员会 的官网微博和@王永 的微博,就很明白:几乎全是在为红会辟谣、澄清、辩护、解释,你这样叫第三方独立监督吗?

从红会社监委成立后做的一系列工作看,更完全是红会的公关部。

比如网传红会虚开发票、万元帐篷、红会近万元餐饮发票之类,红监会都急急跳出来辟谣,说这些是谣言。而证明是谣言的证据,就是红会说这些是谣言。社监委所谓的调查,就是给红会打几个电话,这样的调查,也实在太简单了吧?

而凡是针对红会证据确凿的质疑和揭露,红监会就要么推三阻四,要么装聋作哑了。比如,有网友@贾元良 找到2011年的媒体报道“中国红十字会扣留2.5亿日元中国劳工慰问金”,红监会马上回应说:

图4

红会社监委黑幕(中篇)社监委重查郭美美是和红会演双簧 - 周筱赟 - 落魄书生周筱赟的博客

 

@中国红十字会社会监督委员会:
#举报反馈#社监委已接到@贾元良 “中国红十字会扣留2.5亿日元中国劳工慰问金”的举报。这是2011年的旧闻,红会已于2011年10月21日澄清:1、基金已接受国家审计署的审计,不存在扣留2.5亿日元。2、对于花冈基金,红会只有管理权而无使用权。3、基金属信托身份,仅委托方有权查询。
http://t.cn/SPP5CJ

辟谣的惟一理由又是红会以前澄清过了。这叫独立监督?这个基金“仅委托方有权查询”,这又是啥意思?

@章立凡 先生马上质问:“ 【请先解释清楚一个问题】日方按每人50万日元计算给付,为什么红十字会付给每个受害者的只有25万日元?另一半哪儿去了?”红监会就一声不吭了。

我当即质问“何时公布国家审计署的审计报告”?红监会竟然给我留言,说:“谢谢,请询问国家审计署。”如此重要的线索,社监委不去调查,竟然要举报人自己去询问国家审计署,还要你这个所谓独立监督机构干吗?

图5

红会社监委黑幕(中篇)社监委重查郭美美是和红会演双簧 - 周筱赟 - 落魄书生周筱赟的博客

 

2013年4月28日,媒体曝光猛料,2008年汶川地震,艺术家方力钧等100多名艺术家义拍8472万元,定向捐给青城山的善款,至今青城山没收到,“善款不知所终”。5年过去了,红会从来没告知方力钧,多名艺术家在微博追问多次,红会也从来没有任何答复。而号称独立监督的红监会,因为红会没发话,更是当没看见这个举报。直到媒体采访,红会才于4月27日,也就是媒体截稿前答复,表示道歉说是和艺术家沟通不够,解释8472万元善款,因未能纳入灾后重建规划,所以挪用到“博爱家园”项目去了。定向捐款竟然未经捐款人同意,连告知都没有就随便挪用,我在《红十字会承认挪用捐款8千万,真的用于博爱家园了吗?有猫腻!》一文中有过详细分析,这是刑事犯罪。此前关于博爱家园的所有材料从未提及曾经接受过这笔8472万捐款,所谓善款挪用于博爱家园项目,更像临时找的借口。因为好不容易把数额凑对,只差了2万元。红会解释称这笔善款用于242个博爱家园的建设,每个费用是35万,正好8470万元。

如此重大而确凿的红会丑闻,红监会在艺术家多次追问时,却一声不吭,直到红会表态后,才出来说几句“要不断加强社会监督”之类不痛不痒的话。哪有一点独立监督的样子?而对我的质问,红会和社监委更是装聋作哑。

红监会给红会做公关部,实在是做得太明显了,连另一位红监会委员杨团也不得不承认。有网友@牛伯伯的草棚 给@社科院杨团 留言说:“老师请您看看那个 @中国红十字会社会监督委员会 的官方微博,哪里是什么独立第三方的社会监督机构?完全是红会的律师和公关部。您知道香港警监会和警务处公关科的区别吧?”杨团答复说:“回复@牛伯伯的草棚:是,已经在红监会内部发起检视和自省,谢谢提醒。”

但所谓自省有什么用呢,拿着红会的经费,当然要为红会做公关。“您知道香港警监会和警务处公关科的区别吧?”

图6

红会社监委黑幕(中篇)社监委重查郭美美是和红会演双簧 - 周筱赟 - 落魄书生周筱赟的博客

 

不过杨团现在却又否认她从未这么说过,“我说「是」是说我们社监委要自省这一段的工作。”所幸我已截图。我想任何中学语文及格的人能看懂这段话的上下文,网友@牛伯伯的草棚 只字未提“自省”一词,杨团却说她说的“是”是要自省,而不是杨团承认红会社监委“完全是红会的律师和公关部”,上下文不搭配啊。

经律师、公益人士、红会和社监委内线、王永公司内线审定

另有红会社监委更多猛料,《下篇》即将发布,敬请垂注@落魄书生周筱赟

2013年5月15日

  评论这张
 
阅读(16274)| 评论(5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