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落魄书生周筱赟的博客

落魄即“豪迈,不拘束”之意,见《现代汉语词典》,商务印书馆2002年第839页

 
 
 

日志

 
 
关于我

周筱赟,男,广州媒体人,腾讯网2011年度深度记者、天涯社区2011年度爆料人、每日经济新闻2011年度致敬人物、2012年中山大学财新卓越记者。有线索可私信@落魄书生周筱赟,或电邮showing@sohu.com

文章分类
网易考拉推荐

揭黑者周筱赟:至今还从没有线人在我手里暴露   

2013-01-02 23:15:5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揭黑者周筱赟:至今还从没有线人在我手里暴露
 

载《法治周末》201313

作者:法治周末记者 高欣

  周筱赟,这个名字对于那些经常在网络上关注的人们来说并不陌生。他将中石化天价酒事件卢美美事件“‘湾仔码头速冻食品事件

  揭黑者周筱赟:至今还从没有线人在我手里暴露 - 周筱赟 - 落魄书生周筱赟的博客
 

  刚刚过去的圣诞节,周筱赟(音)一天没有吃饭。这位广州青年独自北上,坐在北京一家商务快捷酒店房间里,将儿慈会48亿元事件推至第二季。

  成龙基金会被深卷其中。以致在自己的贺岁片热映时,成龙大哥不得不发狠话:谁利用慈善去违法,第一个抓他去坐牢。与此同时,欢迎周筱赟查账的儿慈会早已不再接听任何媒体的电话,更从来没和他直接联系过。

  好一次屌丝的逆袭

  深蓝墨镜、浅蓝口罩,这是周筱赟的公众形象。在公开场合揭黑时,他从来不露真面目。为了揭示真相,我不能露出真相。他说。

  周筱赟理工科出身,注重证据和逻辑,自有一套爆料机经;他现在在广东做媒体人,深谙媒体传播特性;他有一份正式工作,不靠揭黑赚钱。他觉得这可能是自己揭黑爆料从不失手的重要原因。

  我戴上口罩、戴着墨镜,公开出席活动,慷慨陈词,揭露黑幕,我是揭黑者周筱赟;我摘下墨镜、摘下口罩,走入人群,我就是一个普通屌丝,谁都不知道我是谁。周筱赟如是说。

 

只有在公权力侵犯公共利益时出手

 

  法治周末:决定做“网络爆料人”跟你本身的媒体工作有关系吗?

  周筱赟:关系不大,揭黑爆料纯属业余爱好,我是个非常嫉恶如仇的人。

  我有个转型。原来我经常在博客上写时评,根据已有报道,对社会丑恶现象进行抨击,点击率很高。慢慢就遇到了瓶颈,虽然觉得有几篇写得还可以,但我在想:以什么方式能够更加有力地为社会进步做点事情呢?正好发生了一个机缘巧合。

  20114月,有人在网上发布了中石化广东分公司采购天价茅台的发票,我也看到了。这时,之前认识的一个中石化内部人士主动跟我联系,透露了很多内幕给我。我们谈了整整两个晚上。接着我通宵没睡写了篇博文,发布以后引起了非常大的轰动。央视和我连线,新华社等媒体跟进。不到10天,就扳倒了中石化广东分公司总经理鲁广余,厅级高官。

 

  法治周末:“中石化天价酒事件”是你网络爆料的第一炮,其中跟你爆料的线人是怎么认识的呢?

  周筱赟:是在天价酒事件之前一两年。当时是在一个公开场合,他()主动跟我搭讪,说很喜欢看我的文章,还打印出来给他()孩子看,就这样认识了。

  第一炮非常成功,之后源源不断地有人来找我。有位线人就是在坐飞机看报纸时,看到了对这个事件的报道,就给我邮箱发了爆料邮件。

 

  法治周末:你都是通过自媒体平台,以“公民新闻”的方式爆料,而从不和自己的媒体工作扯上关系,你如何看待这种目前很热的揭黑方式?

  周筱赟:微博扩展了公众的言论表达权,是很好的监督公权力的工具。在当前对于公权力的监督机制不太完善的情况下,通过舆论来监督公权力是非常重要的。

  微博上确实也有很多谣言、诽谤等负面的东西,良莠不齐,但我觉得,微博,包括网络有自我净化机制。网上有很多专业人士,许多东西的真假都可以很快得到验证。

 

  法治周末:确定了方式,你如何来选择要爆料的内容?

  周筱赟:我和有些人不一样,对我来说,揭黑爆料的事情都有一个特点:公权力侵犯公共利益。公共性是我最重要的爆料基础,当公共利益受到损害和侵犯时,我才会选择爆料。

  我也经常收到纯粹个人利益的举报,比如说公司克扣工钱。这样过于个人化的、不涉及公共利益的事情我不会爆料,但我会给举报人提些建议,比如去找劳动执法部门。

 

  法治周末:你为何如此重视公共利益?

  周筱赟:揭露真相不仅是媒体人的职责,更是公民的职责。面对公众利益被侵犯时,如果你不说话,那么下一个被侵犯的人可能就是你自己。

 

线人最危险

 

  法治周末:做爆料揭黑,你是否感觉到危险?

  周筱赟:几乎没有,只有唯一的一次,但对方也只是气势汹汹、虚张声势而已。我从来不担心我的人身安全。倒是线人最危险。线人一旦暴露,下场很惨,致死、致残、坐牢的都有。

 

  法治周末:这些线人、或是说“深喉”为何会选择找你来爆料呢?

  周筱赟:他们找我有不同的原因。有的是自己利益诉求,比如卢美美事件中,华商协会经常把承诺发员工的钱扣下来,引起员工不满;也有些人是因为比较正直,看不惯这个东西,但又没找到好的下家。

  我觉得动机没有那么重要。有时候我会通过对方的动机来判断真假,但不会很关注。最重要的还是他()爆的料是否是事实。

 

  法治周末:“深喉”绝对不想暴露,你如何保护他们?

  周筱赟:我可以自豪地说,到现在我手里还没有任何线人被暴露。这是因为我有一整套完整的技术方法保护线人。保护线人有三重境界。

  第一重是对谁都不能说,打死都不能说,即使是绝对信任的家人和伴侣。多一个人知道,就多一份暴露的可能性。我甚至为了保护线人,最终选择放弃爆料。

  此外我还会对线人说,不要用单位的网络和电话跟我联系,尤其是内网;不要跟我说一些只有你跟揭露对象知道的事情。

  如果线人可能会暴露,怎么办?我就使出一招,第二重境界。这是我从侦探小说里学到的。试问:怎样把一片树叶隐藏起来?藏在树林里最佳。如果没有树林,那就制造一片树林。

  怎么制造呢?让怀疑对象无限的多。中石化天价酒事件中,我说内线可能在中石化公司担任一定的领导职务,而且总经理不得人心,副总经理都很恨他,但领导又怎么可能亲自下手呢,等等。

  第三重境界就是:有的爆料连我都不知道线人是谁。他()的联系方式都是临时注册的。后来我想,只要他()提供的材料是真的,是谁不重要,而且他()这样做也是为了保护自己。

  保护线人很重要,我会非常谨慎。

 

  法治周末:可以说,你的线人你之前几乎都不熟识,那在接到爆料时,甄别线人的真假是否也很必要?

  周筱赟:就是有假,就是有人来钓我鱼。

  我揭露中石化天价酒事件后不久,突然有个自称是中石化另一省分公司的人跟我联系,说自己手上有更黑的黑幕。我说可以啊,你发我看看,对方说不行,要快递给我,让我告知地址和手机;我就又说,那你先拍账目的照片发我看,对方说账目很多没法拍啊;我说就拍一两张嘛,对方说不会;我又追着说,那叫你秘书拍,对方却说我不会上传。

  然后我判断这个人绝对是假的,就是想来套我的地址和电话。

 

“我不相信人证”

 

  法治周末:虽然如此重视和保护线人,但似乎你的爆料更重视证据。

  周筱赟:是的。我说周筱赟爆料绝对靠谱,靠的就是几乎无法造假的确凿证据。所以我才有底气说我一旦出手,从不失手。我觉得,没有证据的爆料纯属耍流氓。有人来找我爆料,我第一句话都会问:你有什么确凿证据?他要是什么都没有,我怎么相信?

  儿慈会48亿元事件,我让他们出具银行流水单,因为银行没有动机帮他们造假,而儿慈会自己打印的材料就很容易造假。

  前段时间有人爆料说嫣然基金有黑幕,爆料人还私信我,让我帮着转,我没转。因为言必有据啊,我不是替嫣然基金打包票说一定没问题,而是说你揭露它要有证据。还有现在网络上好多说某某官员是贪官,然后放张他讲话的照片,你说那算啥?

 

  法治周末:你认为哪些证据是真实可靠的?

  周筱赟:我有一个原则——从来不相信人证,只相信书证和物证。后者包括法律文书、银行票据、发票、录音、视频、照片等等。但对于媒体来说,如果有两个或三个不同信息源来证明同一件事情,虽然是人证,也可采信。

 

  法治周末:线人几乎是你的绝对爆料来源,但你在爆料时却不相信人证。

  周筱赟:人证在法庭上的效力非常之低,而且通常人证是要求出庭作证的。现在很多人不愿出庭,只提交书面答辩状,一旦与书证、物证有冲突,法院是不会采信的。而且人证很容易被影响,即使不是成心的,记忆有时也是会出错的。

 

  法治周末:当你拿到书证、物证后,你怎样核实、鉴别可信度?

  周筱赟:我特别强调一点,我不会去偷文件。我所有的证据都是通过合法手段获得的。这次儿慈会48亿元事件中,我公布的全部都是官方网站公布的材料。接着我会反复核实。

  光有书证、物证还不够,有图未必有真相。证据还要和你的指控有逻辑关系,而且是单一指向性的因果关系。比如你怎么证明官员和女下属有不正当关系?一段领导带着女下属走进宾馆房间的视频能证明吗?不能。因为这里没有唯一的解释。

 

  法治周末:你对证据有着一种执著的追求,为什么?

  周筱赟:一方面是为了经得起法律考验,另一方面可能跟我是理工科背景有关系。我从来没学过新闻。理科的思维就是讲逻辑、讲证据。后来我又学历史,对历史考据特别有兴趣。我现在就是用一种考据的方法来揭黑。

 

  法治周末:你鉴别、核实证据的过程很严谨,但在爆料时却选择了一种不那么沉重的方式。

  周筱赟:我写微博很慢,一定是字斟句酌,不能让人抓我把柄,写好后还会请律师审定。但我推行娱乐化揭黑,揭黑不一定要做苦大仇深状,表演悲情。其实没有那么危险啦,揭黑没有那么可怕,揭黑爆料完全可以变成一个很有趣的、很快乐的网络狂欢。

 

  法治周末:怎样来具体运用呢?

  周筱赟:我在卢美美事件中就运用了这种方法,比如国产四大名爹之首全家五口五主席等,以及路边的米粉店、臭豆腐店、甚至桑拿会所都是世界杰出华商,把看上去很崇高的世界杰出恶搞,让它成为负面词汇,以此来揭露事实。

  在中华儿慈会事件中,儿慈会解释公布的财务报表点错了小数点,从4.75亿元成了47.5亿元,我发现是采用的用友财务软件,我就发布微博说用友软件完全是躺着中枪。被转发了上千次,最终用友软件的官微都出来澄清说,使用用友软件绝对不会点错小数点。

 

希望能推动制度建设

 

  法治周末:再来说儿慈会,你觉得怎样才算结束?

  周筱赟:我希望儿慈会的主管部门尽快介入,调查清楚真相。

 

  法治周末:你是否一直要这样做下去?

  周筱赟:到目前为止,没有任何理由让我不这样做下去。我做这些事情,工作、生活上几乎没有受到过太大的负面影响,最大的影响可能就是经常熬夜写东西。

 

  法治周末:你把揭黑爆料作为“业余爱好”,你的家人朋友有没有阻止你这样做的?

  周筱赟:完全没有,他们也完全没有受到影响。

 

  法治周末:那你因此收到过传票吗?有人扬言要悬赏你、起诉你。

  周筱赟:为了在法律上无懈可击,我的证据确凿,获取证据的方式也一定合法。他们找不到我任何把柄。所以不仅从来没有人起诉我,反而我把人家起诉了。去年9月,我以名誉侵权起诉卢俊卿在广州越秀区法院正式立案。

 

  法治周末:这个案子如今有何进展?

  周筱赟:今年66日开庭,卢俊卿和他的律师都没有出庭,到现在也还没判。刚好在前几天,我接到法院电话,问我准不准备撤诉,说判决结果可能对我不利。我说不撤诉,结果也没关系,你们该怎么判就怎么判,公众自有公论。

 

  法治周末:你在公开露面时的形象是刻意为之的吗?

  周筱赟:公开露面戴墨镜、口罩,是为了尽量不影响我的个人生活,这是自我保护的一种策略。第一次因天价酒事件做视频,我带了个头套遮挡面部,后来想头套太破了,就专门买了副墨镜,口罩是普通医用口罩,形象就慢慢固定下来了。

 

  法治周末:希不希望有更多的周筱赟站出来?

  周筱赟:当然希望。但说出真相有风险,不一定要求大家都嫉恶如仇、去送死。但至少不要助纣为虐。

 

  法治周末:你选择爆料的目的是什么?

  周筱赟:有很多人说我是侠义之士,但我觉得,对于一个社会来说,个人是靠不住的,个人力量很小,不要做侠客梦。其次,道德也是靠不住的,只有制度才靠得住。

  我做这些事的目的,并非想去解决个案。当然我也希望个案能够解决,我更希望通过这些个案推进制度建设。比如说网络反腐,解决了一个个案会有另外一个,关键就是尽快出台官员财产公示制度,现在已经开始试点了。这就是一种进步。

  再比如,我揭露一些公益组织的问题,就是希望建立公益组织信息披露制度,这种制度现在有,但明显不完善,审核监督跟不上。

  评论这张
 
阅读(13063)| 评论(4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