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落魄书生周筱赟的博客

落魄即“豪迈,不拘束”之意,见《现代汉语词典》,商务印书馆2002年第839页

 
 
 

日志

 
 
关于我

周筱赟,男,广州媒体人,腾讯网2011年度深度记者、天涯社区2011年度爆料人、每日经济新闻2011年度致敬人物、2012年中山大学财新卓越记者。有线索可私信@落魄书生周筱赟,或电邮showing@sohu.com

文章分类
网易考拉推荐

央视面对面专访:周筱赟智斗官办慈善组织中华儿慈会  

2013-01-16 05:37:0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央视面对面专访:周筱赟智斗官办慈善组织中华儿慈会

#周筱赟爆料绝对靠谱#
    央视面对面专访周筱赟:@中华儿慈会 48亿巨款消失、6500万善款投资、1800万改用途转成龙基金会、300万神秘转账都无解释。儿慈会此前承诺公开银行流水单随即反悔,宣称欢迎任何网友查完整账目,周筱赟到儿慈会查账却遭敷衍拖拉耍无赖。儿慈会还发律师声明宣称公众无权查账,有疑问你们就去举报好了
    中华儿慈会为什么会这么无耻?他们明知嘴脸都被央视摄像机拍摄下来,却还发微博装坦诚,满嘴跑火车、睁眼说瞎话!
    儿慈会多次宣称欢迎周筱赟到儿慈会查看完整账目,我应邀到了儿慈会,却遭到敷衍拖拉耍无赖,而儿慈会真是不要脸,竟然还发布这条微博说周筱赟来查账正是他们期待的,是可以说清楚的机会。儿慈会到底说了什么,央视面对面的专访中清清楚楚了!
    我当时质问儿慈会为什么不给我查账,儿慈会何理事说我们约好私下沟通,你现在带了记者来,性质就变了。我说到底什么性质变了?账目本来就应该公开,为什么要和我私下沟通?有什么见不得人的地方吗?儿慈会理事长一看见我来,竟然马上躲入房间,把门反锁不敢出来。你就怕我怕成这个样子?

央视面对面专访:周筱赟智斗官办慈善组织中华儿慈会 - 周筱赟 - 落魄书生周筱赟的博客 src="http://img1.ph.126.net/YSfEPUFjKQu-KA1rHhgGoQ==/6597701985842892011.jpg">
 

视频网址:

http://news.cntv.cn/2013/01/06/VIDE1357482796008240.shtml


以下为视频文字:

央视面对面专访周筱赟:对质儿慈会

 

演播室: 岁末年初,一个在微薄上自称为落魄书生周筱赟的人,在网络上对中华少年儿童慈善救助基金会不断进行爆料,从“4.75亿元写成47.5亿元的乌龙事件到儿慈会与成龙慈善基金会之间的转账风波,周筱赟提出的一个又一个质疑引起了媒体和公众的广泛关注。对于周筱赟的质疑,儿慈会迅速做出了回应。但这些回应却并没有让周筱赟感到满意,他更想前往儿慈会进行调查取证,从而了解更多的事实和真相。

记者:你们今天去是跟他们打好招呼,确认能够见到他们相关的责任人?

周筱赟:是这样的,他事先通过我的律师跟我联系过,我也跟他联系好了时间,我跟他约好了时间,14,到他那边去查看完整的账目。

记者:他们明确了没有,谁出来应对你们?

周筱赟:它的理事长魏久明和它的理事何培忠都说会在,后来又跟我说希望能跟我私下沟通,但是我跟他反复强调,我说一定是要带财务和记者一起去的。

记者:你这位朋友就是财务?

周筱赟:对,财务高手,给我做了很多的指点。

记者:你们这次去的目的就是想查账?

周筱赟:对。

记者:这个说好了没有?他们能不能答应你们查?

周筱赟:他原来是说没问题,后来又说能不能只看第三方审计,不看账目了,那我说这个不行,我一定要看完整的账目。

记者:你指的账目就是银行的流水单?

周筱赟:银行的流水单还有它的明细账,这两者要核对起来,才能发现有没有问题。

记者:你乐观吗?

周筱赟:希望有结果吧,因为他事先也答应我了,但是后来他似乎又有一点反悔。

 

解说1:这是周筱赟第一次前往中华少年儿童慈善救助基金会的办公地点,今天,他希望能见到之前与他通过电话的儿慈会理事何培忠,但是何理事并没有来。

 

周筱赟:我跟他直接沟通过的,我跟何理事直接沟通过的。

儿慈会办公室工作人员:您是什么时间跟他沟通过的?

周筱赟:前两天。

儿慈会办公室工作人员:哪天,什么时间?

周筱赟:31日。

儿慈会办公室工作人员:31日什么时间?

周筱赟:晚上。

儿慈会办公室工作人员:有记录没有?

周筱赟:不能这样说。

儿慈会办公室工作人员:我跟你讲,为什么,我也是刚打了电话,何老师告诉我,今天是11,现在是9点。

周筱赟:今天是14

儿慈会办公室工作人员:对,好,您纠正得非常正确,今天是14,刚才105分的时候,我刚给他打过电话。

周筱赟:我刚才给他打电话一直关机,我不明白,为什么你就能打通呢?那说明是不是他另外有号码?

儿慈会办公室工作人员:没关系,咱们先坐下来,我觉得这事儿首先要找一个解决的方法,既然是何老师约您来的,最好还是您跟何老师见面来谈好吗,因为什么呢,我们真是不知道这个事,因为何老师告诉我们这个事情已经取消了。

 

解说2:此前,周筱赟仅在一档电视访谈节目中,与儿慈会工作人员有过对话。而他们之间的这场对话更像是一场激烈的辩论。

 

视频资料:第一财经《首席评论》节目现场

 

姜莹:我们在第一时间就解释过了,不存在洗钱问题。不知道你是咨询过专业会计师

周筱赟:每一个看到这么异常数据都会质疑。

姜莹:作为一个会计师但凡如果比较专业的话会首先看我们的三表,看到48亿肯定会产生一个疑问,怎么这么大的数额放在这里面。

周筱赟:我问你一句话,你说任何一个会计看到这么大的数字,马上会产生疑问,请问儿慈会的会计为什么没有发现这么严重的错误。

解说3:这场针锋相对的辩论源于20121210,周筱赟在网络上的爆料,中华少年儿童慈善救助基金会2011年的账目上,一项支付的其他与业务活动有关的现金金额为48.4亿元,远远高于当年接受捐赠收到的现金8000多万元。48.4亿与8000多万之间的巨大落差,立即让周筱赟的爆料受到公众的高度关注。

记者:你是什么时候,因为什么关注到这件事情的?

周筱赟:(2012年)1027,我接到了内部人士的爆料,叫我去关注一下中华儿慈会的财务报表,他告诉我,这个财务报表上有严重的问题,然后我根据他提供的线索,我到中华儿慈会的官方网站,下载了它的工作报告,工作报告中附有它的财务报表。

记者:你看得懂这个报表吗?

周筱赟:当时我拿到报表的时候,这个报表上这些都是对我来说是一大堆枯燥的数字,我也不明白其中的含义,然后随后,我联系了多名律师和会计师,向他们征求意见。

记者:你从接到这个里面有问题的这个信息开始,一直到自己掌握了确凿的证据,这个过程用了多长时间?

周筱赟:从102712月初大概花费了一个多月吧,然后我选择了一个星期一来进行爆料。

记者:时间的选择有意味吗?

周筱赟:因为星期一是工作日,媒体看到后就会找相关的机构来进行核实,那么星期一这些机构都上班,容易核实到,如果我选择在星期六、星期天,他们可能都没上班。

记者:那你是在上午几点发布的?

周筱赟:我在11点钟。

记者:那媒体的反应是在什么时候?

周筱赟:我刚发布,马上就有媒体来联系我。

记者:儿慈会是在什么时候进行回馈的?

周筱赟:是当天傍晚5点。

 

解说4:就在周筱赟网络爆料的当天下午五点,儿慈会就发表了致歉声明,解释48亿巨额资金出现在财务报表上的原因是点错了小数点。而两天之后,儿慈会传播部部长助理、项目总监姜莹在与周筱赟进行对质时,又进一步解释了原因。

 

周筱赟:她说原因是这样的,我们在存入项把小数点点错了,然后在支出项,把这个同样的数字又复制到支出项,所以这个账就做平了。我觉得这个解释也很让人匪夷所思。

记者:你不是专业人士,你怎么就觉得她这个解释就不能成立呢?

周筱赟:因为我觉得这个解释是违背常识的。

记者:比如说。

周筱赟:我小时候就经常听到一个故事,说银行发现晚上结帐,发现少了一分钱,然后整个银行很多人要通宵加班,要把这一分钱找出来,那我原来小时候就想,不就一分钱吗,我自己掏一分钱出来不就行了吗?但是后来有人告诉我,这个是不行的。最后结帐,这个账不平,一定要把那个数字找出来,然后发现错误到底在哪里。这一个数字错了,其他很多数据都可能变化,这个账是绝对没法做平的。

记者:但是你的这种质疑,也仅仅是作为一个非专业人员的,出自常识的一种质疑,真正这件事情到底怎么样?

周筱赟:很多包括供职于全球知名会计师事务所的人,在网上发表文章,在新浪财经发表文章说,这是根本不可能的,这个数字如果按照儿慈会的这个说法,存入项、支出项这个数字,小数点点错了,也同样是没法把账做平的。

 

解说5 为了能够证明儿慈会的账目没有问题,姜莹还在电视上出示了银行对帐单。

 

视频资料:第一财经《首席评论》节目现场

姜莹:我们今天上午去中国人民银行打印我们2011年所有的财务流水帐,每一张都有中国银行的扣章。

 

儿慈会在节目录制时出示的银行对账单,但在现场并没有交给周筱赟或者其它任何媒体,而是说将在第二天全部上传网络以便大家监督。

 

视频资料:新闻播报

儿慈会本来说昨天要公布所有银行对账单,大家正盼着的时候,今天又说不公布了。

 

儿慈会没有履行上传银行对账单的承诺,这让周筱赟感到既震惊又愤怒,当天连夜在网上发文,质疑儿慈会为何失信于众。

周筱赟:他在耍整个公众,因为她不是私下跟我沟通,她是对着电视镜头,后来都播出了承诺要公开2011年全年银行对账单。

记者:你觉得什么原因导致她出尔反尔?

周筱赟:我觉得说明其中有猫腻。否则她为什么不敢公开呢?

记者:但是我恰恰跟你这观点不一样,它如果真有猫腻的话,她从一开始她就不应该拿出这样一个银行流水单来给你看,虽然你看不懂。

周筱赟:姜莹在接受媒体采访的时候说过,说为什么他们不再公开呢?是因为这些数据都很专业,怕网友看不懂,所以决定不再公开了,而组成一个有审计、新闻等等专业人士组成的调查组来进行复核。

记者:但问题是,这样一个专业问题,不恰恰是由你这个不专业的人士发现的吗?

周筱赟:对啊,然后我觉得她的回答泄漏了天机,这些数据太专业了,我觉得她恰恰是怕网友看得懂,否则她为什么不公开,出尔反尔,言而无信,这是在透支慈善的公信力啊。

记者:从那之后,你们还有过接触没有?

周筱赟:没有,她也从来没有直接联系过我,但是儿慈会曾经在官方网站发表过一个声明说,欢迎周筱赟到中华儿慈会查看完整帐目。

 

解说6:但是带着专业会计人士来到儿慈会的周筱赟并没有见到之前与他电话联系过的何培中理事。

 

现场纪实:周筱赟在儿慈会通过手机与何培忠沟通

 

周筱赟:我们在1231,当时王律师在场的情况下,你曾经答应过我,我们14见面,我到儿慈会来。当时你是说,我们最好能私下沟通一下,对吧?

何理事:对,私下沟通是有的,但是来讲,我首先问,你来咱们沟通,还是想再什么问题,后来了解的情况不是想沟通,你是想来解决48亿数字的问题。

周筱赟:对,所以你们把相关的一些材料。

何理事:带着媒体,带着律师,带着审计这些人过来,是这么讲的,是吧?

周筱赟:对。

何理事:所以我说,如果是这样的话,我们需要商量一下情况了。

周筱赟:你当时都答应我14我们可以见面沟通一下,你后来又说最好只给我看一下第三方的审计,对吧?你也曾经这么说过。现在我到了这里,第三方审计也不给我看,更不要说其它了。

何理事:第三方审计的情况我觉得你可以去,现在审计不是网上都有吗。

 

视频资料:20121221《新闻30分》

第三方审计结果:不存在洗钱行为。

 

解说7:由邀请的第三方审计机构得出的儿慈会不存在洗钱行为的结论由于没有公开任何证据,只是结论,因此并不能让公众信服,而周筱赟对儿慈会的爆料也并没有结束。 20121224,周筱赟再度在网络上爆料,这次和儿慈会一同陷入风波的还有成龙基金会,周筱赟质疑儿慈会向成龙基金会转帐可能是基金会为了提取10%的管理费,他质疑的依据依然是儿慈会的财务报表。

 

记者:你刚才说的这个报表,也是在网络上是大家公开可以看到的吗?

周筱赟:对,我根据的全部都是公开资料,这些财务报表,都是经过会计师事务所审计,是有法律效力的,我获取证据从来不通过违法手段,这是我的一个底线。然后我在这份报表中发现其中有一项叫回家的希望救助项目,这个项目是用来救助被拐儿童的,那么我就在发现这个项目的表格当中注明,直接用于受助人支出了1900多万,但是根据它网站的明细账,这1900万元当中只有99万元直接用于了被拐儿童,余下的1800万元直接转账给了成龙基金会。

记者:那你为什么要去质疑呢?

周筱赟:基金会管理条例,这是民政部颁发的,基金会管理条例明确规定超过500万元以上的募捐项目必须经过理事会批准,那么中华儿慈会将1900万元当中的1800万元转给了成龙基金会,没有相应的理事会批准。

记者:你怎么知道?

周筱赟:因为它的工作报告中没有,如果有的话必须要注明。

记者:如果他要是开了,也像他点错小数点这样,他忘了写了,有没有可能?

周筱赟:那他难道开的是一个秘密会议吗?

记者:也许他讨论了没写在里面,有可能吗?

周筱赟:那这就违反了信息披露的相关的制度,这样重大的项目必须走信息公开的披露。

 

解说8:除了质疑转帐金额的信息披露问题,周筱赟还对这笔1800万转帐金额的最终用途提出质疑。

 

周筱赟:而成龙基金会也没有直接用于受助人,而是改变了用途,直接受助人只有6名儿童。改变的用途是他用于慈善儿童大病救助,其余的钱以50万或者200万不等的整数转给了一些地方政府。

记者:那不是我们说殊途同归,在这个问题上能不能用这个词来理解?

周筱赟:我觉得程序正义,比实质正义更重要。公益慈善是要讲规则的,没有规则不成方圆,如果你说只要为了一个伟大的目的就可以不择手段,那就可能会有很多危险的事情发生。所以,规则非常重要,公益慈善的底线就是法律法规。

记者:如果你刚才说的这一切是成立的话,那按照相关的法律的约束,他应当受到什么样的惩罚?

周筱赟:现在的问题就是相关的法律规定都没有相应的罚责,就是说他这么做了,到底要受到什么处罚,没有。

 

解说9:经过周筱赟的网络爆料后,儿慈会正遭遇着一场信任危机。儿慈会成立于200910月,是一家全国性的公募基金会,它的宗旨是募集社会资金,开辟民间救助通道,对社会上无人监管抚养的孤儿、流浪儿童、辍学学生、问题少年和其他有特殊困难的少年儿童等进行救助。而就在本周五,周筱赟前往儿慈会的当天,经过长时间的联系与等待之后,代表儿慈会与周筱赟进行沟通的依然是传播部部长助理、项目总监姜莹。

 

记者对话姜莹

记者:银行流水账单有没有可能拿出来给周筱赟或者说直接放到网上让公众去监督,有可能吗?

姜莹:这个我还真得商量一下。

记者:好,商量的结果什么时候能给大家?

姜莹:反正我希望越快越好吧。

记者:我记得在上一次您就用过这个词,越快越好

姜莹:因为现在我必须得商量一下 然后才能看到最后的结果是什么?

记者:半个月的时间,你们商量的结果……

 

解说10:即使没有从儿慈会那里获得银行的对账单,但通过合法的渠道,周筱赟依然获知了其中的部分信息,并将这些信息提供给了一名会计专业的热心网友。

 

记者:这个是他们什么时候的账单,银行的账单。15201115

安国权:儿慈会基本账户上,连续有三笔的转帐支出,金额分别是一百万,而儿慈会网站上公布20111月的全部的捐赠支出还不到三百万,所以这三百万不可能是捐赠支出,也不可能是公司行政办公支出,也不可能是内部的账户转出转入,所以说这三百万是非常可疑的。

记者:你怎么知道他们不是办公的用费?

安国权:因为他一年的办公支出才是200多万,单月不可能有这么多支出的,因为全年的固定资产支出也是一百多万,不可能有这么大的支出。

记者:你只是作为一个有怀疑的会计界人士,你觉得身份上立得住脚立不住脚?

安国权:因为是这样,有这样一场的支出,我相信任何一个有会计专业背景的人,都会提出质疑的。

 

解说12:针对慈善组织信息公布不透明的问题,20118月,中国民政部就公布《公益慈善捐助信息披露指引》,根据这一《指引》,信息的公开为惯例,不公开为特例。周筱赟此次前往儿慈会的目的,就是希望看到银行对帐单、明细帐以及原始的依据,但最终这个目的并没有实现。

 

纪实:

姜莹:这样,您先把电话先留一下,等我们这边有了消息以后,我马上就给您联系。

周筱赟:你当初就决定要公开了,那现在又说又要商量,这到底商量到什么时候啊?

姜莹:您还是先把联系方式留一下好吗。

 

解说13:此次前往儿慈会的沟通并没有达到预期的效果,但同时周筱赟又对儿慈会提出了新的质疑。

 

现场纪实:

 

记者和周筱赟在电脑前打开儿慈会网站进行采访

 

周筱赟:这就是儿慈会2011年的工作报告,是在他的官网上,这个工作报告的第11页的插页,你看第6项,这是它的项目,项目名称叫中实少儿慈善专项基金,本年度的支出是68万元,你看这个项目的目的是什么呢?开展贫困地区少年儿童健康普查保健和医疗活动,然后你看下面还有免费送药活动等等等等,但是你再看他的第12页的一个财务报表,重大公益项目收支明细表第3项,中实少儿健康基金收入是62万元,直接用于受助人的。

记者:空着是什么意思呢?

周筱赟:空着就是0,因为你后面的几项加起来就是等于这个数字。而你看最大的一项支出就是宣传推广费用。

记者:其它费用是什么意思呢?

周筱赟:其它费用这得问中华儿慈会。

记者:但是受惠人是0

周筱赟:对,受贿人是0,却没有任何效果0,直接用于受助人0,既没有给受助人现金,也没有给受助人物资,0,你不觉得很奇怪吗?

 

演播室:在公益慈善界有一句俗语,那就是要让慈善捐赠成为透明的玻璃口袋,而在美国,任何公民都可以去慈善机构查阅账目。不可否认,中国的慈善事业还存在着诸多的不完善,面对不完善的现状,周筱赟提出了一个公民的合理质疑。面对这样的质疑,公益慈善组织应当积极回应,以推进慈善捐赠真正成为透明的玻璃口袋



  评论这张
 
阅读(1596)| 评论(1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