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落魄书生周筱赟的博客

落魄即“豪迈,不拘束”之意,见《现代汉语词典》,商务印书馆2002年第839页

 
 
 

日志

 
 
关于我

周筱赟,男,广州媒体人,腾讯网2011年度深度记者、天涯社区2011年度爆料人、每日经济新闻2011年度致敬人物、2012年中山大学财新卓越记者。有线索可私信@落魄书生周筱赟,或电邮showing@sohu.com

文章分类
网易考拉推荐

记者揭黑遭全国通缉,但愿世间再无“记者劫”!  

2010-07-29 06:50:5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周筱赟语录】文学即垃圾,文人即流氓。粪青则是更低级的流氓。我写的不是文学,我只陈述事实。对我陈述事实不满者,欢迎跨省追捕,欢迎黑帮暗杀,欢迎对号入座,欢迎对簿公堂。我要永远做一个正直、善良、简单的人。

 

记者揭黑遭全国通缉,但愿世间再无“记者劫”!


文/周筱赟


核心提示:
    “经济观察报记者因负面报道遭全国通缉”、“江苏省官员阻止江苏电视台直播南京大爆炸”、“报道紫金矿业的两位驻福建记者的家属,都在同一天被撞。
    昨天一天之内,见诸媒体的地方政府以恶劣手段报复记者的事件就有三起!简直成了“记者劫”了。


==================================================================

 

昨天7月28日本来是一个很普通的日子,虽然有一个8,但不如我的生日8月8日有两个8来的吉利。但是昨天一天之内,见诸媒体的地方政府以恶劣手段报复记者的事件就有三起!简直成了“记者劫”了。


第一起:《经济观察报》记者仇子明因为报道了上市公司凯恩股份关联交易内幕,凯恩股份所在地浙江丽水遂昌县公安局以“涉嫌损害公司商业信誉”为名,列为刑拘在逃人员,属于网上逃犯,被全国通缉。目前,仇子明已经不敢到报社上班。


针对此事件,昨天,《经济观察报》通过官方网站发表严正声明,表示“本报深感震惊,对记者仇子明及其家属的状况深感担忧。作为负责任的媒体,本报一向秉持理性、建设性的报道理念,我们相信客观公正的报道原则应为仇子明和所有记者所遵循;……作为公众公司,凯恩股份负有准确、完整和充分信息披露的义务,公众享有知情权,媒体有合法正当的舆论监督权力。在报道过程中,相关当事人和记者多次受到利诱、威胁。对于有人试图借助公权力压制舆论监督,威胁新闻工作者人身安全,我们表示强烈谴责。”


遂昌公安局经侦大队大队长黄井洪表示:“公安办理该案符合法律程序,稍后会对公众有个交代。”黄井洪同时强调,目前,仇子明只是涉嫌,非经法院定罪,都可以被认为是犯罪嫌疑人。


好个“该案符合法律程序”!《经济观察报》记者的报道,揭露了凯恩股份实际控制人王白浪涉嫌在凯恩集团改制过程中侵吞国资、侵占国有土地、将上市公司资产洗钱至个人腰包等问题,列明了详细证据,《经济观察报》律师项武君指出仇子明的报道证据获取非常扎实。遂昌县公安局不去调查凯恩集团的经济犯罪,却全国通缉揭露黑幕的记者。这是为什么呢?


而为仇子明提供线索的杭州紫晶置业有限公司的财务总监翁安余,最为倒霉,他已经于近日被遂昌县公安局抓捕。罪名同样是“涉嫌损害公司商业信誉”。


昨晚,我看到央视新闻频道采访凯恩集团的一个主任,记者问,既然凯恩集团认为记者的报道不实,可以到法院起诉,为什么采取让公安局全国通缉记者呢?这个主任说,我们把情况反映给遂昌县政府,他们就直接让公安局通缉了,“我们是当地的明星企业,这是显示当地政府对我们的关爱吧。”


关爱你个头,这个主任就是傻,把实话都说出来了。凯恩股份作为一家上市公司,在遂昌县这么个小县城,肯定是纳税大户,被当地政府奉为座上宾的。这是借助当地政府的权力,公然践踏记者的合法采访权,侵犯公民最基本的言论自由权利。


对于一家上市公司,法律规定有准确、完整和充分信息披露的义务,记者做了批评报道,是天然的权利。这和我们大家都有对公众人物、对于政府批评的权利一样。今年两会的政府工作报告里,专门提出要“创造条件让人民批评、监督政府”,连政府都应该创造条件来批评,凭什么一家小县城里的上市公司都不能批评?如果这样就要被全国通缉、跨省追捕,看来我都要被抓进去多少次了。我的态度很明确,欢迎跨省追捕,欢迎黑帮暗杀,欢迎对号入座,欢迎对簿公堂,有种就派个杀手来弄死我好了。


第二起:上面刚说派杀手来暗杀,下面就成真的了。据《第一财经日报》的消息,报道过紫金矿业在严重污染事件后给媒体发“封口费”的两家报社驻福建记者站的记者,他们的家属在开车时意外遭到撞击,所幸没人受伤。


其中一个是《第一财经日报》驻福建站的邵芳卿。7月27日傍晚6时许,其爱人驾车送儿子和亲戚的女儿去兴趣班上课,车出了小区轿车掉头拐上主干道五一南路,车位摆正后缓慢前行。过了一会儿,后面一辆的士突然加速,朝轿车驾驶室方向撞,导致驾驶室门被撞烂,所幸车内大人小孩只是受到惊吓,没有受伤。


另外一个是《中国青年报》记者陈强。7月27日中午下班后其爱人驱车从单位前的小路前往附近的主干道,到达路口时一辆疾驰的电动摩托车撞了上来。由于后者车速太快,导致汽车保险盖被掀翻,骑电动摩托车男子也被甩离车座。男子并未久留,扶起摩托车驶离现场。陈强认为,该男子自觉理亏,才见势跑了。

报道称,虽然可能只是两起简单的事故,但由于这两位记者最近报道过紫金矿业向媒体发“封口费”的问题,加上最近《经济观察报》记者被通缉事件,这两位记者的家属所遇之事,令广大网友对记者的人身安全格外关注。


我想,如果这两个人的家属被撞车纯属巧合,我只能说这事实在是太巧了。派杀手真的把人弄死了,事情可能难以收拾,毕竟死了人,所以故意撞到恰到好处,车门撞烂,但人没受伤。这属于恐吓一下。


第三起:昨天(7月28日)上午9时56分,南京栖霞区原南京塑料四厂拆迁工地丙烯管道被施工人员挖断,泄漏后发生大爆炸。据央视报道,爆炸至少造成10人死亡,上百人受伤。网传如此巨大的爆炸,死亡人数应该绝对不止10人。我看到央视的电视画面,爆炸中心区两公里范围内,简直像我地震后去北川县城看到的一样。房屋大面积垮塌,


在爆炸现场,江苏城市频道现场直播时,有一位领导跑过来,问:“你叫什么名字,把电话给我。哪个让你们做直播的啊?”记者回答说:“新华社记者也在现场,您先去找他们好吗?”尽管记者表示自己是江苏电视台记者,依然在无奈之下切断信号,最终未能完成直播。不过官员质问记者的这段视频则被江苏城市频道现场直播出去了。


随后该视频被疯狂上网直播。官员也被网友“人肉”搜索,据称此人是厅级高官。不过,大概半小时后,多家视频网站上,该视频已经被删除。现在网上很难再找到这段视频了。但是,“哪个让你们做直播的”现在成了流行语了,那个官员被称为“直播哥”。


据称,在爆炸当天的南京《现代快报》已经提醒该处有爆炸风险,没想到竟然一语成谶!南京这些官员一遇到负面事件,首先想到的却是马上“捂盖子”,不能让老百姓知道真相。到时发一个通稿,说政府救灾如何及时有力,医护人员积极抢救,遇难者家属情绪稳定,就是把坏事变好事、把丧失变喜事那套。


在如此重大的公共安全危机面前,记者进行直播采访,完全是为了保障公众的知情权、监督权。胡在17大的报告中,论证了信息公开化、人民知情权、参与权、表达权、监督权,提出“必须让权力在阳光下运行”,媒体不能自由采访,如何保障这些权利?

  评论这张
 
阅读(6465)| 评论(4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