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落魄书生周筱赟的博客

落魄即“豪迈,不拘束”之意,见《现代汉语词典》,商务印书馆2002年第839页

 
 
 

日志

 
 
关于我

周筱赟,男,广州媒体人,腾讯网2011年度深度记者、天涯社区2011年度爆料人、每日经济新闻2011年度致敬人物、2012年中山大学财新卓越记者。有线索可私信@落魄书生周筱赟,或电邮showing@sohu.com

文章分类
网易考拉推荐

只有废除死刑才能杜绝赵作海杀人冤案  

2010-05-13 08:56:5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周筱赟语录】文学即垃圾,文人即流氓。粪青则是更低级的流氓。我写的不是文学,我只陈述事实。对我陈述事实不满者,欢迎跨省追捕,欢迎黑帮暗杀,欢迎对号入座,欢迎对簿公堂。我要永远做一个正直、善良、简单的人。

 

只有废除死刑才能杜绝赵作海杀人冤案


文/周筱赟


核心提示:
    为什么这些警察要对一个嫌犯痛下毒手,让他生不如死呢?难道是因为他们痛恨犯罪行为吗?当然不是。在“命案必破”高压下,刑讯逼供就成很多办案者的第一选择。否则,案子破不了,就会影响政绩啊。
    昭雪冤案,不能靠偶然因素,不能靠运气。这次赵作海的杀人冤案之所以能够洗刷,是因为被他杀死的人又“复活”了。可是,万一他死在外面了呢?那些运气不好已经做了枪下鬼的人里面,还有多少是像赵作海、佘祥林、聂树斌他们一样被屈打成招的呢?
    只有司法独立才能在制度上最大限度的减少赵作海式的杀人冤案。通常情况下,各地的公安局局长就是当地的政法委书记。公安局认为这人就是凶手,检察院认为证据不足又能怎么样呢?
    要想杜绝赵作海这类杀人冤案的发生,必须废除死刑。废除死刑是国际趋势,当然在目前中国国情下,完全废除死刑还很不现实。但是对于这类存在疑点,缺乏直接证据的杀人案,就应不判处死刑,以留待将来新的证据出现。而行凶时被直接抓获的,还可以适用死刑。


===================================================================

 

“枪托砸头,头顶放炮,一月不睡,生不如死。”这是河南省商丘市柘城县农民赵作海讲述他遭刑讯逼供的细节。赵作海说:“打得受不了就认了。”这是昨日(5月12日)《广州日报》对震惊全国的赵作海杀人冤案披露的最新细节。


赵作海承认的是杀人,他因此被判处死缓,已经服刑11年。1997年10月30日,赵作海和邻居赵振晌打架后,赵振晌失踪。1年多后,村民在淘井时发现一具无头尸体,赵振晌的家属报警,以为死者就是赵振晌,柘城警方遂将赵作海带走审讯。


商丘市中级人民法院后经审理认为:1999年5月的一天,赵作海与素有暧昧关系的同村一妇女发生关系时,被村民赵振晌看到。赵振晌与这名妇女也有私情,因此与赵作海发生争斗。赵振晌持刀追打赵作海,打斗中,赵作海夺过刀将赵振晌杀死。赵作海被判死刑,缓期二年执行。判决后,赵作海未上诉。


但是到2010年4月30日,一切都发生了改变。

 


今年4月30日,公检法一致认定被赵作海“杀害”10多年的河南省商丘市柘城县老王集乡赵楼村村民赵振裳突然回到家。既然赵振晌根本没死,那么赵作海的所谓故意杀人罪,就完全是子虚乌有了。


据“复活”的赵振裳称:当晚他用菜刀,趁赵作海熟睡,对赵作海头上砍了一刀,以为把赵作海砍死了,就连夜潜逃到外县去了,10多年来在外县靠买瓜子、衣服等小生意维持生活。这次是因为出现偏瘫,怕死在外面,才回到了家乡。


5月9日上午,河南高级人民法院召开新闻发布会,宣告赵作海无罪,河南省法院纪检组、监察室同时启动责任追究机制。然而,当年案件责任人大多已在系统内升迁,时任柘城县公安局分管刑侦的副局长朱培军,现任商丘市公安局行财处处长。案件负责人丁中秋,现任柘城县公安局党委副书记、副局长;案件负责人罗明珠,现在商丘市公安局纪委工作。


既然事实已经证明赵作海没杀赵振晌,他又为什么会认罪呢?前引赵作海的话已经说的很清楚了——“打得受不了就认了”。像我这样喜欢陈述事实的人,如果被跨省追捕进去,可能就是两种结果:要么离奇的死法,诸如躲猫猫死、洗脸死、喝开水死等等;要么就是什么罪名都承认,杀人、强奸、盗窃等等。反正只要进了刑警队、进了看守所,他们有的是让你开口的办法,会让你生不如死。赵作海披露的一个细节让我不寒而栗——在刑警队,警察威胁他说:“再不招,就把你从车上揣下去,然后毙了你,就说你想逃跑。”


这不是威胁,他们真的会这么做的。


如果还有人不健忘的话,就在几个月前,就发生了嫌犯从警车上跳下逃跑而死亡的事件,当然,这是警方的说法。此事当时就引起了大批网民的质疑,在有多名警察看押,且带手铐的情况下,嫌犯怎么可能自己打开车门跳车逃跑呢?但此事后来再无下文。现在和赵作海披露的这个细节一对照,真相难道不是昭然若揭吗?我简直不忍心去找出这条新闻了。


警方不仅刑讯逼供赵作海,赵作海当时的妻子赵小齐(在赵作海被判刑后改嫁),在井里尸体被发现后,她被警方关在乡里一个酒厂一个月,受到很多折磨。“用棍子打我,让我跪在砖头上,砖头上还有棍子”。她说,民警一直问她是不是知道赵作海杀人。“我什么都不知道”,说不知道就一直被打。她说每天只能吃一个馒头,还经常几天不让睡觉。


据新华社5月12日报道,赵作海被无罪释放后,面对众多媒体和商丘政法委书记等官员登门道歉,他连连鞠躬,并一再说:“感谢党,感谢政府,感谢各级领导。”赵作海接受5月12日《新快报》采访时,称他“没读过书,没文化,不识个字”。可能有人觉得他作为一个完全没有文化的农民太愚昧,才说出感谢政府的话。其实他是看到了中国的现实,他的生死就全在领导手里。这和林妙可被老师教会主动说感谢党和国家完全不同(周筱赟:微软总裁唐骏揭露林妙可“先感谢国家”的虚伪,http://user.qzone.qq.com/35362110/blog/1268494375)。


为什么这些警察要对一个嫌犯痛下毒手,让他生不如死呢?难道是因为他们痛恨犯罪行为吗?当然不是。尽管各种文件法规隔三差五就要被重申好几回,但刑讯逼供仍然大面积存在,最根本的原因,就是“命案必破”的规定完全不切实际。要知道,很多杀人案,缺乏直接证据,也没目击证人,现场又被破坏,杀人犯早逃离本地了,几乎是完全没法破案的(不要被电视剧里破案如神的警察所误导了)。但在“命案必破”高压下,刑讯逼供就成很多办案者的第一选择。否则,案子破不了,就会影响政绩啊。在证据不充分的情况下,中国的警方思路是:宁可冤枉一百个好人,也绝不能放过一个坏人。实在破不了,甚至抓个精神病人来冒充杀人犯顶罪,反正精神病人不需要承担刑事责任。据4月30日《新京报》报道,河南尉氏县公安局被指抓精神病人抵杀人犯,以提高“破案率”。


而美国的思路正好相反:宁可冤枉一百个坏人,也绝不能放过一个好人。就是所谓的“疑罪从无”。虽然中国的司法在理论上也承认“疑罪从无”,但现实已经说明了一切。当年轰动全美国的黑人体育明星辛普森杀妻案,当时几乎所有证据都指向辛普森。但仅仅因为提取证据(一只手套)的白人警察曾说过歧视黑人的言论,被辛普森的律师拿到了录音,还有其他一些搜集证物不规范的地方,最终陪审团宣告辛普森杀妻不成立,无罪释放。辛普森后来竟然出版了一本书,写如果他的妻子真的是他杀的,他是怎么杀死她的,写的绘声绘色的,引起舆论一片哗然。我估计辛普森的老婆,基本上就是辛普森杀的。


有人可能会说,如果取消“命案必破”,公安机关就没有压力了,还怎么会愿意去破案呢?其实非常简单,就算不取消“命案必破”,只要做到一条,也可以使类似赵作海杀人的冤案大大减少。那就是——司法独立。


昭雪冤案,不能靠偶然因素,不能靠运气。这次赵作海的杀人冤案之所以能够洗刷,是因为被他杀死的人又“复活”了。可是,万一他死在外面了呢?我们谁也无法保证他身体永远健康啊。此前的“佘祥林案”,几乎和赵作海案如出一辙,也是被杀者“复活”,已服刑10余年的佘祥林才最终无罪释放。而更悲惨的是河北的“聂树斌案”,真凶被抓获后,才知道他是冤枉的。可是此时,聂树斌早已被枪毙多年,他坟头的草都长得很高了。河北省高院至今都没承认这是错案。那些运气不好已经做了枪下鬼的人里面,还有多少是像赵作海、佘祥林、聂树斌他们一样被屈打成招的呢?


只有司法独立才能在制度上最大限度的减少赵作海式的杀人冤案。按照现在中国的法律程序,对于杀人这样的刑事案件,接到报案后,先由公安机关侦查、审讯,然后把案卷移交给检察机关,检察机关来审查公安机关的证据,然后检察机关向法院提起公诉,最后是法院判决。这就是所谓的“公检法”,这样的设计,也是为了让不同的机构互相监督、互相制约,以减少冤案。

从目前披露的赵作海案的详细情况来看,检察机关确实做过这方面的努力。商丘市检察院认为证据不足,两次退卷后,拒绝再次接卷。“拒绝再次接卷”,这点真是很不容易了。按照程序,既然检察院认为证据不足,公安局就应该放人。但是,警方坚持认为赵作海是杀人凶手,不能放人,造成赵作海在看守所长期羁押近三年。检察院最后只能提出:公安向检方移卷,要提供DNA的鉴定,证明那具无头尸体就是赵振晌。但是,由于DNA鉴定没有结果,检察院最后放弃了这一疑点,进行了公诉。


商丘市检察院为什么最后放弃了本案最大的疑点呢?这就是问题的核心了——通常情况下,各地的公安局局长就是当地的政法委书记。政法委书记是一地最高司法决策权的官员,公检法都归政法委书记来管。既然公安局局长就是政法委书记,公安局认为这人就是凶手,检察院认为证据不足又能怎么样呢?检察院得归政法委书记管啊,怎么能不配合公安局的工作呢?北京学者秋风就提出,由法院院长兼政法委书记才比较合理,因为法院本来就应该监督公安机关的。


另外,要想杜绝赵作海这类杀人冤案的发生,必须废除死刑。废除死刑是国际趋势,当然在目前中国国情下,完全废除死刑还很不现实。但是对于这类存在疑点,缺乏直接证据的杀人案,就应不判处死刑,以留待将来新的证据出现。而行凶时被直接抓获的,还可以适用死刑。赵作海当时被判处死缓,而不是死刑立即执行,我相信就是检察机关提出的这些疑点起了作用。由此看来,法院、检察院还是有一些良知未泯的人的。

 

在赵作海杀人冤案中,最让我感动的是杜金燕。在有些报道中,杜金燕的名字又写做“杜小花”、“甘花”。


杜金燕就是当年的判决书中所认定的造成赵作海和赵振晌争风吃醋打斗的那个女人。据“复活”的赵振晌说,自己和赵作海是前后院的邻居,关系不错,两人曾一块到陕西延安打工三年。后来,因为赵作海私吞他的1000多元工钱,两人关系恶化,加上两人同与杜某某有私情而结怨。但是,在接受记者采访时,杜金燕坚决否认自己和赵作海有“私情”,当年之所以承认,也是被办案人员刑讯逼供的结果(据5月12日《新快报》)。


让我感动的几乎要流下泪来,对杜金燕和她的丈夫肃然起敬的是,在赵作海被判处死缓后,杜金燕与丈夫做了一对常人夫妻难以做到的义举:抚养赵作海的两个儿子10余年。赵作海共有4个孩子,3子1女,赵作海被抓后,妻子赵小齐和赵作海离婚,并带走了两个年龄最小的孩子(1子1女),而将年龄较大的两个儿子留在赵家,让他们自己照顾自己。而那时,赵作海的大儿子还不到15岁,他们根本无法自立。


而杜金燕说服丈夫,将两个孩子接到自己家中。而作为一个从外地嫁到当地的女人,加上案件发生后,当地人都认为杜金燕与赵作海“不清不白”,夫妻俩、尤其是作为丈夫的赵某,面对别人的闲言碎语,压力之大可想而知,但他们从没有退缩。


《新快报》的报道说,直到今天,当赵作海的冤情终于得到昭雪时,村里人不禁对杜金燕一家人另眼相看。杜金燕说:“我被戳了10多年的脊梁骨,直到现在,还有人在怀疑我,往我身上泼脏水,但时间将最终证明,一个清白的人,永远都是清白的。”


其实,我对杜金燕和赵作海是否“相好”并不关心,就算他们有“私情”,那又怎么样?那就应该受到刑讯逼供了吗?更何况,中国的刑法,从来就没有“通奸”这项罪名。也就是说,通奸只属于道德范畴的事,和法律无关。从赵作海被判刑后她毅然抚养赵的两个儿子来看,她就是一个道德上非常崇高的人,值得我敬佩。

  评论这张
 
阅读(28751)| 评论(29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