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落魄书生周筱赟的博客

落魄即“豪迈,不拘束”之意,见《现代汉语词典》,商务印书馆2002年第839页

 
 
 

日志

 
 
关于我

周筱赟,男,广州媒体人,腾讯网2011年度深度记者、天涯社区2011年度爆料人、每日经济新闻2011年度致敬人物、2012年中山大学财新卓越记者。有线索可私信@落魄书生周筱赟,或电邮showing@sohu.com

文章分类
网易考拉推荐

从石首事件死者5家属被拘,看地方政府的秋后算账  

2009-07-23 04:17:5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文/周筱赟

核心提示:
    石首事件中的死者涂远高的家属分批被当地警方带走接受调查,至今已有5人被刑拘。
    当地警方对永隆大酒店涉嫌贩毒一直未见立案调查,也没有公开说法,却急于对死者包括死者家属在内的“参与打砸抢烧者”“从重从快判决”,这是为了什么?在死者家属鼓动下发生群体性事件,严重影响了政绩,导致升官无望,当然是对死者家属痛恨之至,必欲重判而后快。

    本文只代表我个人意见,与发布网站立场无关,与本人所从事的职业无关。石首县警方若对我恨之入骨,想跨省抓捕我,我随时恭候。反正我现在没有老婆,连女朋友都没有,没有啥可顾虑的。如果有人愿意在我被石首县警方抓捕后送牢饭,我也非常欢迎。我喜欢吃酸菜鱼、肥肠、猪蹄、牛肉、巧克力、可乐、100%果汁等。


石首事件发生后,我曾经发表评论《石首事件背后的谣言与真相:基层政权黑社会化已是不争的事实》(http://www.tianya.cn/publicforum/content/free/1/1602671.shtml),引用我非常敬佩的国际知名学者郑永年先生的提法,认为目前基层政权的黑社会化,已经是不争的事实。最近一两年发生的一系列群体事件,表明基层地区,官民矛盾已经到达一触即发的境地。“权力和金钱结合,凌辱、欺压底层的弱者,这些年来,类似的案例数不胜数,社会是最大的受害者。社会中的个体没有得到保护,须知社会也是会自卫的。这样的情形持续下去,很容易引起社会的暴力反抗。这种暴力是不可控的。”

昨日,我获得本报记者的独家消息,石首事件中的死者,永隆大酒店厨师涂远高的家属分批被当地警方带走接受调查,至今已有5人被刑拘。据石首市公安局开具的刑事拘留通知书称,被拘者均“涉嫌聚众扰乱公共场所秩序、交通秩序罪”。当地公安部门通过石首电视台高调表示,将在7月30日之前,从重从快判决第一批参与打砸抢烧者。

本报记者在永隆大酒店后墙的窄巷里,亲眼看到大量散落在地的注射器,同时多位当地人士证实该酒店存在吸毒贩毒现象,当地警方对此一直未见立案调查,也没有公开说法,却急于对死者包括死者家属在内的“参与打砸抢烧者”“从重从快判决”,这是为了什么?众所周知,吸毒贩毒如果没有地方保护伞,是不可能长期存在的,当地某些涉黑官员可以从中获得巨大的利益,而在死者家属鼓动下发生群体性事件,严重影响了政绩,导致升官无望,当然是对死者家属痛恨之至,必欲重判而后快。

被带走的8人分别是死者哥哥涂远华,堂哥涂茂海,堂姐涂晓玉、涂远芳、曾玉梅,姑妈涂么饵,舅妈周晓春,表哥李光富。48小时后5人被放回,涂远华、涂茂海、涂晓玉3人被刑拘,羁押在石首市看守所。7月13日,又有死者另3名亲属,舅妈周晓春、堂侄涂行军、表兄周志伟被警方带走,后两人随后被刑事拘留。

据记者了解,名单中最开始包括死者伯父涂德强,后来镇领导中有人说他在事件中一直陪着领导,“是正面的”,抓他说不过去,就划掉了,改为其女涂远芳代替。名单中还有死者表哥李光绪,也因有人说他什么都没做,抓他太离谱,随后改为其弟李光富。家属认为,“这是定的指标,就是要抓8个人。”

令死者家属极端不满的是,死者家属手中持有和当地政府的“免责”协议,现在却被秋后算账。

这份《关于6·17事件与死者家属有关事项的协议书》,拟定日期为“2009年6月24日”,分别由“市善后协调领导小组负责人郭子信、张芸安”,“家属代表涂德强、涂茂海、涂远华”签字。

该协议书全文如下:

【经市6·17事件善后协调小组与死者家属代表达成协议,内容如下:
一,因涂远高在永隆大酒店坠楼身亡,由永隆大酒店赔偿死者家属伍万元整。如有尾欠工资,由相关部门追偿。
二,鉴于家属在×××(认不出来)镇的协调下,于2009年6月18日晚11时同意将死者尸体运往殡仪馆尸体××了协议(此处字句不通)。死者家属在‘6·17’整个事件过程中所发生的非组织、参与打砸烧的其他行为(如拉横幅、买东西的行为),市政法机关免予处理。
三,若死者家属未参与永隆大酒店纵火,则不负担责任。
四,死者家属在2009年6月25日5时前自行理丧火化尸体后,此协议生效。】

家属称,6月24日深夜及次日凌晨,政府谈判人员催促尽快火化,“不要把事情搞大,现在还有台阶下,搞大了,台阶都下不来”,并表示可不追究家属在事件中的刑事责任。家属终于在25日凌晨3点多签署了这份协议,4点死者尸体火化。“没想到,现在他们不认账了。”家属说。

我只能说,死者家属实在太幼稚了。当地政府为了迅速达到目的,是从来不讲诚信的。

我可以举一个媒体公开的报道为例:据《山西晚报》2007年3月13日发表的报道《副县长写的保证没兑现》披露,2006年1月10日山西绛县副县长陈力田为劝回到运城市上访的近百名讨薪农民工,向农民工代表写下书面保证:“三天之内解决,否则财政垫支。”但这些农民工等了一年多,工钱都没踪影。面对媒体的询问,这位副县长竟然说,他当时去做劝解工作,本来就是让农民工回绛县就算了,“写承诺的事儿怎么能当真?”

据我日常的个人经验,在小学、中学时发生一些事,我经常就听到老师说,哪位同学自己出来承认,老师就不追究了,结果,众所周知,一旦承认了,所有此前的承诺都是假的。这其实是从小就向学生灌输不择手段、不讲诚信。

死者家属曾质问签字的石首市政府办公室副主任郭子信,“你签的字,为什么不算数了?”郭子信说,我们是不愿追究你们的责任,但法律会追究你们的责任。他还说协议是对“非组织、参与打砸烧的其他行为”不追究,但没说对“有组织”等行为不追究。

按照相关法律,如果死者家属存在犯罪,法律当然应该追究,而不会看是否有协议。而协议的内容是:“如果没有犯罪,就不追究刑事责任”,那就是正确的废话,和没说一样。既然如此,为什么要多此一举,搞一个协议呢?说穿了,就是糊弄一下法律常识欠缺的农民,把事情平息下去,就可以向上面交差了。这和前述山西绛县副县长陈力田说的“写承诺的事儿怎么能当真”一样,陈力田目的只是劝回上访的农民工,其他事就和他无关了。

对于石首事件,中央电视台、《人民日报》等中央媒体均用报道、评论等方式,对当地政府的处理方式进行过尖锐批评。《人民日报》的文章《由石首案看政府如何应对群体事件》说:“如果在突发事件和敏感问题上缺席、失语、妄语,甚至想要遏制网上的‘众声喧哗’,则既不能缓和事态、化解矛盾,也不符合十七大提出的保障人民知情权、参与权、表达权、监督权的精神。”

在石首事件发生之后不久,7月12日,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印发的《关于实行党政领导干部问责的暂行规定》正式公布。该规定明确,对滥用职权引发群体性事件,或者对群体性、突发性事件处置失当等七种情形,将对党政领导干部实行问责。

前有中央媒体的批评,后有中央文件明确问责,但石首事件被当地政府糊弄家属平息后,至今没有任何当地官员被问责。其中的原因,实在值得深思!中央对于基层政权的控制力已经非常薄弱,所谓“天高皇帝远”是也。即使有高层的干预、媒体的关注,那毕竟是一时的,平民百姓还得长期在当地生活,当地政府就可以随时来秋后算账。

如果没有一个外在的监督机制,这样的秋后算账仍将不断上演。

  评论这张
 
阅读(86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