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落魄书生周筱赟的博客

落魄即“豪迈,不拘束”之意,见《现代汉语词典》,商务印书馆2002年第839页

 
 
 

日志

 
 
关于我

周筱赟,男,广州媒体人,腾讯网2011年度深度记者、天涯社区2011年度爆料人、每日经济新闻2011年度致敬人物、2012年中山大学财新卓越记者。有线索可私信@落魄书生周筱赟,或电邮showing@sohu.com

文章分类
网易考拉推荐

三鹿“有钱造孽,无钱赔偿”背后的秘密  

2009-12-01 03:30:2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周筱赟专栏】文学即垃圾,文人即流氓。粪青则是更低级的流氓。我写的不是文学,我只陈述事实。我要永远做一个正直、善良、简单的人。
 

三鹿“有钱造孽,无钱赔偿”背后的秘密

 

文/周筱赟

核心提示
在2008年三鹿毒奶粉事件爆发后,官方的统计数据,直接受害婴儿高达30万,其中5万余人住院治疗。所有这一切,都随着三鹿破产,一分钱赔偿也拿不到了。
按照常理,破产清算小组的成员应该由该企业的债权人组成,三鹿毒奶粉受害者的家属,理所当然是债权人,破产清算小组却把他们排除在外。其用意再明显不过,就是要他们一分钱也拿不到。
对要用法律武器来维护自己合法权益的结石婴儿家长,三鹿公司有本事让全国各地的法院对赔偿诉讼都不立案,直到三鹿正式宣告破产,然后再说可以立案。此时不管怎么宣判,三鹿公司已经不存在,还能找谁去要钱呢?真是太无耻了。
中国,就是一个相互投毒的国度。猪肉有毒,养猪的不吃自家的猪肉,但是他得去买大米吃,而大米有毒,种大米的又不吃自家的大米,但他得去买猪肉吃。以此类推,相互投毒。

 

 

据《法制晚报》11月28日的报道,石家庄中院日前作出裁定,终结已无财产可支配的三鹿破产程序。裁定中显示,三鹿对普通债权的清偿率为零。这意味着,结石患儿将无法从三鹿获得任何赔偿。

据一直代理三鹿患儿索赔事项的彭剑律师介绍,三鹿在支付员工工资、社保以及将房产等抵押后,已经没有任何财产可支配。这意味着,在历时一年才获准立案索赔的结石患儿们,已经没有机会再从三鹿获得任何赔偿。

根据《破产法》规定,企业宣告破产后,成立破产清算小组对尚存的财产进行清算,而后,按照一定顺序进行偿还。 优先偿还的部分包括员工的工资和社保,此后是抵押债权,即如果有银行贷款,那么需要将房屋土地等不动产作为财产抵押给银行还债。最后,才涉及到偿还普通债务,包括对患儿的赔偿部分。

通常,宣告破产的企业,对尚存的财产进行清算,连员工的工资和社保、银行贷款都未必能偿还。一旦财产用尽,债务尚未还清,法院便会裁定破产程序终结,未还债务也就不了了之。现在三鹿的情况就是如此。除非这个企业重新开工(这样的可能性微乎其微),否则,三鹿结石患儿就是拿不到一分钱的赔偿。连三鹿这个企业都不存在了,还能找谁去要钱呢?

在2008年三鹿毒奶粉事件爆发后,官方的统计数据,直接受害婴儿高达30万,其中5万余人住院治疗。所有这一切,都随着三鹿破产,一分钱赔偿也拿不到了。此前,据说成立了总额达40亿元的三鹿结石患儿赔偿基金,但只接受一次性赔偿。也就是说,一次性拿钱,死亡给20万,重度残疾给3万,普通结石给个2000,一次性给了钱就要走人,以后再出什么事就不管。

可是,我从来没有在任何媒体上看到,这个所谓的赔偿基金发放情况,总共有多少人申请,已经支付了多少,分别是什么档次,获赔者的名单等等,什么都没有。连这个赔偿基金现在是否存在,我都完全一无所知。

本来,按照《破产法》的规定,上述的偿还顺序本也没错,但问题在于,按照常理,破产清算小组的成员应该由该企业的债权人组成,三鹿毒奶粉受害者的家属,理所当然是债权人,破产清算小组却把他们排除在外。其用意再明显不过,就是要他们一分钱也拿不到。

对于三鹿,他们“有钱造孽,无钱赔偿”背后的秘密在于,对大批不愿意接受一次性赔偿、要用法律武器来维护自己合法权益的结石婴儿家长,三鹿公司有本事让全国各地的法院对于赔偿诉讼都不立案,然后说是归石家庄市新华区人民法院管辖,而新华区法院以种种理由拖延,陆续拖延了一年多,直到三鹿正式宣告破产,然后再说可以立案。此时不管怎么宣判,三鹿公司已经不存在,还能找谁去要钱呢?真是太无耻了。

最高院在11月15日曾发布《关于保护行政诉讼当事人诉权的意见》,要求各级人民法院进一步重视和加强行政诉讼案件受理,严禁以任何非法定理由为借口,拒绝受理某类依法应当受理的行政案件。不得在法律规定之外另行规定限制起诉的其他条件。

其实,这种情况不仅在行政诉讼案件(俗称民告官),在民事诉讼中同样存在。结石患儿状告三鹿公司一直得不到立案,就是典型的例子。汶川地震遇难学生家长索赔案也是如此。余秋雨大尸曾在他的臭文《含泪劝告上访灾民》中宣称,对遇难学生家长索赔法院不立案是境外敌对势力的造谣,那么就请余大尸告诉我,现在哪起案子已经立案了呢?

今年3月2日,最高人民法院副院长沈德咏作客人民网与网友交流,公开表示:“受到婴幼儿奶粉不同程度损害的30万婴幼儿,95%以上都已经接受了企业的赔偿。少数患儿的家长没有接受赔偿,准备向法院提起赔偿诉讼。人民法院已经做好了这方面的工作准备,随时会依法受理赔偿诉讼案件。”30万的5%,也就是1.5万名患儿及其背后的家庭,随着三鹿的破产,得不到分文赔偿。不仅是他们,30万的95%,获一次性赔偿后,即使此后发生与结石有关的病症,也不可能获得任何后续赔偿。

三鹿奶粉的购买者多是农村地区和城市低收入的家庭,缺乏与利益集团博弈的能力,而30万个家庭的苦难,对于10亿人口的中国,在一些人看来,也不是主流。我这么说当然有证据。11月21日,黑龙江鹤岗煤矿发生瓦斯爆炸,官方统计108人死亡。据煤矿方面称,当时有528人在井下,420人逃生。在接受媒体采访时,龙煤集团鹤岗分公司党委宣传部部长张金光说:“这里我们应当看到一个主流的东西,528人有420人是成功地走出了井下,逃离了那个可怕的现场,这应该是主流。”真是巧舌如簧,厚颜无耻!30万个家庭的苦难,当然属于非主流了。

我大学时的校友徐欢,不知道当时怎么想的,让他的儿子吃三鹿奶粉长大。其实她本人是政府部门工作人员,她老公是做生意的,完全有财力购买进口奶粉。她是否受了网络爱国愤青思想的影响,我也不太清楚。我早批判过这类愤青,难道爱国就要把自己吃死?难道揭露中国食品的安全问题,就是反洞势力的阴谋?愤青的虚伪在于,高喊叫别人热爱国货,自己吃的喝的都要买进口的。只是苦了受骗上当的。三鹿事发后,她非常着急,带她儿子去医院做了各项检查,所幸目前一切正常。可是,就算不正常又能怎么样呢?现在连三鹿公司都已不存在了。

中国,就是一个相互投毒的国度。猪肉有毒,养猪的不吃自家的猪肉,但是他得去买大米吃,而大米有毒,种大米的又不吃自家的大米,但他得去买猪肉吃。以此类推,相互投毒。

  评论这张
 
阅读(1080)|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